疫情宅家,德国的国民美食竟然是它
发布时间:2020-04-27 13:23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吃饭这时就成了问题。 一日三餐下厨房是学生、家长、上班族颇为无奈的选择。 德国坐拥中欧平原,南靠阿尔卑斯山,莱茵河穿流,物产不可谓不丰富。 可是一进厨房,气氛往往就变

   吃饭这时就成了问题。 一日三餐下厨房是学生、家长、上班族颇为无奈的选择。 德国坐拥中欧平原,南靠阿尔卑斯山,莱茵河穿流,物产不可谓不丰富。

   可是一进厨房,气氛往往就变得“亚平宁”起来了。 橱柜玻璃罐里装的是各式意大利面,罐头是西红柿酱,冰箱里也大概率有几罐西红柿肉酱……人们印象中的德意志饮食出场频次不高,烤猪肘、炸肉排过于“硬核”,或许不利于久宅的人们消化。

   为减缓病毒传播,德国联邦政府3月采取了一系列公共活动限制措施。 德国随即出现几波囤积潮,德语“如仓鼠般囤购”(Hamstern)成为媒体热词。 《明镜》周刊网站报道说,为了加紧供应意面,德国连锁超市奥乐齐本月初开始与德铁合作,加开特别列车专门运送意面:第一批货包括6万包螺旋面,万包通心粉,超过25万包长形面。 德国电视二台一档脱口秀节目讽刺德国民众囤积手纸和意面,推出一道“新冠时期意面”(SpaghettiCoronara),取“咸肉意面”(SpaghettiCabonara)的谐音,特色是用手纸作浇头。 德国人喜食意面,因为方便,丰俭由人。 盐水下锅煮,浇上现成的酱,凑合一顿饭,油烟都没有。 如果切上肉糜混上鲜西红柿、香芹丁、胡萝卜丁熬酱,摆盘擦干酪,再点缀新鲜的罗勒叶,也可以凑上米其林的星芒。 意面之于德国人,就如方便面之于中国人。 方便面加上料,开水一冲,香气满屋。 讲究人吃方便面要煮面,要加卤蛋、火腿肠,更讲究就要做成韩国的部队火锅了。 方便面的流行,与中国经济发展和人口流动的剧增同步。 意面的流行,与德国彼时的经济腾飞相关,再把时间线拉长,是欧洲一体化发展初始阶段的一个微小缩影。

   上世纪50至60年代,德国从战争中恢复,经济腾飞,媒体称之为“莱茵河奇迹”。 德国涌入了大批意大利客籍工人,为各产业提供了大批劳动力。

   德国西德意志广播电视台的一档历史节目回忆,一开始,德国与意大利工人共同上班,下班后各玩儿各的。 德国人啤酒香肠看足球,意大利人煮咖啡煮面。

   后来,意大利客籍工人逐渐增多,意大利餐馆如雨后春笋,逐渐改变了德国人的口味。

   50年代中期,德国人富裕程度明显提高,开始下馆子、旅游,意大利餐馆、亚平宁半岛旅游逐渐成为实惠首选。

   今日,德国餐饮业中经营最多的不是德餐,是意大利餐。

   这是一些德国人自嘲美食贫乏的一个梗,也有德国人欣然承认自己是“精神德意志,口腹意大利”。

   新冠疫情期间,记者打开网页查一查快手菜,多家网站推荐意大利长面配鲜芦笋、蔬菜焗螺旋意面、奶酪蘑菇通心粉,要不就是春季清新比萨、青豆炒面疙瘩……可以说,德国人如今已经不见外地把意面内化为德国料理。 如果把食物作为民族最可辨的象征,德国人的啤酒、大肘子形象越来越模糊了。 时代变迁,也使食代变迁。

   农耕时代食材流转受限,地理决定烹饪,人们多吃本地出产;全球化时代,各国流行风味由互联网极速传播,味蕾反过来又决定了食材流转和烹饪。

   3月27日,在德国多特蒙德,合租一套房子的室友在厨房吃自制披萨。 新华社/法新有学者担忧,后新冠时期全球化趋势会逆向发展。

   这在吃货圈或许是多虑:人们的嘴已经刁了,想倒回去不大可能。

   (编辑:唐志强、王申)。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