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判决“不和稀泥”值得点赞
发布时间:2020-04-27 13:2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涂铭4月8日,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等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评选结果揭晓,曾备受关注的冰面遛狗溺亡索赔案入选。 2017年1月,一男子在北京市

   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涂铭4月8日,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等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评选结果揭晓,曾备受关注的“冰面遛狗溺亡索赔案”入选。 2017年1月,一男子在北京市丰台区永定河冰面遛狗时不慎落水溺亡,其家属将北京市水务局、丰台区水务局、北京市永定河管理处、丰台区永定河管理所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62万元。

   北京丰台法院最终驳回了家属全部诉讼请求。

   这一判决也得到了二审法院的支持。

   法院判决干脆利落,不和稀泥。

   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该男子溺亡地点不属于公共场所,河道管理部门不负有侵权责任法所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 法院还指出:该男子意外溺亡,造成其父母老年丧子、女儿年幼丧父,其家庭境遇令人同情,但赔偿的责任方是否构成侵权需要法律进行严格界定及证据支持,不能以情感或结果责任主义为导向。

   无独有偶,今年1月20日,广州中院对“老人景区擅自上树摘杨梅摔死案”再审宣判。 广州市花都区某村六旬村民私自上树采摘杨梅跌落身亡,家属遂起诉村委会承担赔偿责任。

   此前,一、二审曾以双方均有过错为由,酌定村委会承担5%的赔偿责任。 而再审判决明确认定村委会不存在过错,驳回死者近亲属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 按法院通报,这起案件中,5%的赔偿额不过万元,该村作为3A级旅游景点,承担起来似乎只是“毛毛雨”,但再审判决旗帜鲜明地对家属赔偿请求说不,纠正了此前一、二审“和稀泥”式的判决,向社会传递的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法律决不允许守法者为“小恶”买单。 类似场景曾时不时进入公众视野:横穿封闭的高速公路被撞身亡,正常行驶的司机被索赔;罔顾水库岸边“禁止游泳”警告牌执意野泳溺亡,水库管理部门被诉……有人因小恶付出生命代价,法院判决时和稀泥,判决过错“二八开”甚至“各打五十大板”,在过去并不鲜见。 出现守法者为小恶买单的和稀泥式判决,无非两个原因:一是念及违法者已因小恶身亡,判决无过错方在能力范围内“背个锅”,这种哑巴亏吃了也就吃了,有几个人会较真?二是法院和法官面对信访考核的压力,担心亡者家属可能闹访,判决时有所妥协,以便息诉罢访。 和稀泥式判决,能换来一时的“风平浪静”,但隐藏着的“暗流涌动”不容忽视。

   这样看似皆大欢喜的判决,不啻为一枚“毒树之果”——它向全社会传递了混乱甚至错误的价值导向:因为“死者为大”的人之常情,违法行为可以逃避追责甚至得到补偿。 这样的判决是对守法者的不公,更是对不守法者、破坏秩序者的变相鼓励。 司法判决不只是当事人之间的事,除了定分止争,它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以法律的名义向全社会宣示我们支持什么、反对什么。

   这种通过法律程序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价值判断,比任何空洞的说教都更有社会教化力。

   有鉴于此,法院理应旗帜鲜明地厘清是非,避免和稀泥式判决。

   我们看到,北京丰台法院、广州中院这样不和稀泥的判决,近年来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 这样的判决,处理的案件虽小,但社会价值很大,它们彰显了法院、法官的担当和法治进步,全社会应为这样硬气的判决“撑腰”。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